沢空_Real

呱唧

最近的一些图,有画照片和朋友的孩子
懒得打tag👌

噫呜呜噫,请你们结婚😭

最近的一些图图,懒得打tag

@快乐一点点 太太约的👌原图不长这样👌变成这个样子完全因为我心思活络👌

【喻黄】束枭 (黑道强强)16

快乐太太了解一下

快乐一点点:

今天怕不是一天都在码字。。


写不动了写不动了告辞。


========================


Chapter16




      因为脱了外套,喻文州此时就只穿了一件衬衫,丝质的衬衫跟枪口摩擦后只有一些细微的声音,感受到黄少天语气的严肃跟冰冷,喻文州也不着急的样子看了一眼枪柄,也不躲闪抬头对少天说道




    “沃尔特PPK?”




     少天眯起眼睛,他从来不怀疑喻文州对手(qiang)方面的专业知识,所以也不回答然后反而是喻文州忽然笑了




    “你很会选东西,这款手(qiang)挺适合你的。”




     把枪口又向喻文州的方向顶了过去




    “喻文州,我没跟你在斗嘴,我现在很认真在问你你是谁?”




    “怎么,我的存在让你感觉到惊慌了?”




      少天也笑了,用枪抵住了喻文州的胸口,少天把靠头过去气息贴近了喻文州




    “我从来不为任何人惊慌,所以现在坦白交代你来我身边的目的就是你唯一的出路。”




     喻文州向后一靠,贴坐在了宽大的写字台上两只手反手扶着写字台面,面对少天露出了最轻松的笑容




    “那么好吧你开枪打死我吧,因为我没什么可坦白的。”




      少天生气的眯起了眼睛




    “喻文州!你是不是以为我不敢动手?”




    “请问有什么事,是你黄少天不敢的吗?”




     然后喻文州一把握住了黄少天拿枪的手,直接往自己胸膛一靠




    “打这里是最标准的位置直接开一枪就可以,沃尔特PPK你现在这把的重量应该是还装了消音器的,声音小很小你也不用担心会惊扰到外边工作的人。”




     “喻、文、州!”




     短暂的眼神对峙后,然后少天一点点放缓了眼神,右手一个用力然后给枪上了膛,喻文州也只是眉心动了一下,身子却没有挪动丝毫的意思,正是这个时候有略显焦急的女声从门口响起




    “喻先生,我是Yilia,可以进来吗?有份紧急文件需要给您过目。”




     两人都同时心里一惊,眼看着那扇门即将被人推开少天立马感觉不好了Yilia是B.R的首席文秘,所以在办公时间因为偶尔会遇到事态紧急的事为了不丢失一分生意场上玄机,Yilia是可以敲了门就直接进来的。虽然这里是喻文州的办公室,但是看喻文州也同样骤然一变的脸色,黄少天知道这个习惯,Yilia在他这里也一样的保留了。




      转念太快,少天还没有来得及收枪,只觉得喻文州右手握住自己拿枪的手,左手手指竟然用不长的指甲别住了扳机,然后一个用力把自己反身压在身下,少天整个人向后一仰脊背直接的撞击在写字台上,然后看到喻文州在做这些的时候,还把自己的衬衫也迅速的解开了,一瞬间压下来的面容,还有没有了纽扣控制的衬衫也垂了下来,挡住了三只纠结在沃尔特上的手,是的,只有三只手纠缠在了一起,因为少天没拿着枪的左手,还在扶住桌面控制平衡。




      迅速的对话让少天瞳孔一聚,喻文州在自己耳边的声音很轻很快




    “黄少天,不想你的下属看到你在这里动枪的话我劝你现在最好不要动。”




     跟喻文州声音同步的,就是开门声了喻文州发出声音的最后一个音节刚落,黄少天就在门前听到了冷气抽吸的声音。紧接着就是文件散落在地上的声音,然后扭头过去果然看到Yilia目瞪口呆的样子。




     Yilia发誓,这是自己在B.R工作的三年来,从来没见过这样让她无措的一副局面。就在自己眼前宽大的写字台上,他们一向冷漠不多言的喻顾问正深情的压在他们帅气多金貌美的黄总身上,然后喻顾问的衬衫还大敞着挡住了他们交握在一起的手,谁能告诉她,这……这到底是……什么情况?         (Ps:妈妈羡慕极了妈妈也想看喻黄在线脱衣(。))




    “那……那个……喻……黄总……”




     显然凭Yilia的应变能力,她很难的接受了眼前的这幅场景,然后喻文州转头了过来,对着Yilia露出了一副最好看的笑容




    “下次,你们黄总在我这里的时候不管多急也一定要得到准许的答复才能进来啊。”




     语气极其的暧昧,说完还别有用意的看了正冲他恶狠狠瞪眼的黄少天一眼,Yilia嘴张得很大不过毕竟她也是牛津的MBA,她很快调整了呼吸




    “是……是的,喻先生。”




     少天想动了动拿枪的手,他没想过喻文州的力气这么大,喻文州这个白痴还把枪口直接对着他自己的胸膛,居然还把手指别进扳机的位置,就真不怕手枪走火一枪打死他?!喜欢演戏是吧,好啊?我黄少天奉陪到底了今天。




     他突然露出让喻文州心里一慌的笑容,然后黄少天也转过了头盯着Yilia,Yilia的脸红红的眼睛也瞪得大大的不知道该往哪里看,然后她看到这样的黄少天与平时的他完全不一样突然让她无所适从,然后少天的声音也很绵延悠长




  “Yilia,还不快关门出去打扰了我的好事,我看你是不是这个月的奖金也不想要了?”




  “哦……哦哦,不好意思,是是是!”




   嘭的关门声,然后短暂的宁静两人还没动,结果门又紧急的被打开了Yilia的声音很急很快


  


  “那个……喻先生还是要说一下这个事真的很着急。因为前一阵在城南动迁的那块地,一些老住户不肯合作所以今日无法按时动工,现在工程队的人在那里跟一些居民发生了冲突惊动了不少人,听说媒体也会赶去所以请您一定及时的去处理。”




   嘭!又是一个关门声。喻文州似乎还在想刚才Yilia汇报的情况,这边黄少天已经一个用力从写字台上起身了,但是喻文州用力握住他拿枪的手却还没有松开,少天的语气很不好甚至有些着急的生气




   “还不放手!走火了怎么办啊?!”


 


     喻文州先是一滞,然后忽然笑了




   “你不是就想一枪解决我吗,还怕走火干嘛走火省你麻烦呢。”




   “哼,现在杀你多便宜你啊,等公司问题解决了再说!宝贝,你可别想死在我前面。”




   “黄少天。”




   喻文州突然又叫了他的全名,然后语气也不像之前那样充满开玩笑的笑意了,然后用眼神指了指黄少天手里的那把沃尔特PPK




   “不要再随便的用你手里的枪对着我了这是第一次,也是唯一的一次,下一次如果你的枪口再对着我,就一定要把我杀了。”




   然后喻文州开始优雅的系着衬衫的纽扣,穿戴整齐后看着一边抚弄着手枪的少天淡淡的说道




  “疑人不用,用人不疑,这个道理,你比我懂。”




   少天突然笑了出来,从轻轻的笑到后面越来越大声,喻文州微微皱起了眉头然后看着他,少天把沃尔特的弹夹卸了下来,喻文州眼神一闪弹夹是空的,里面根本连一颗子弹都没有。少天把手枪的空弹夹往桌上一扔,看着允浩




   “宝贝,你对qiang支那么熟悉,我想你也了解的吧沃尔特PPK有个特点呢,就是重量轻所以你在匆忙的握枪情况下,是分辨不出里面到底是不是有装子弹的。”




   喻文州叹了口气,抱臂坐在一旁的沙发上挑眉的看着少天




   “那么,你就是想看我被你的手枪吓得求饶的样子?”




   少天摇了摇头,然后从口袋里拿出一个小小的只有钢笔帽大小的东西,喻文州的眉心一跳心里不由得无奈的叹了口气,这个黄少天,果然是只狡猾的小狐狸呢。揉了揉自己突跳的太阳穴,喻文州再开口的语气竟有着一些笑意




   “说吧,你从哪句话开始录音的?”




    少天突然乐呵呵的一笑




   “你在停车场说的第二句啊。”




    喻文州的表情倒是很平静,只是饶有兴趣的看着黄少天




   “录这些话,有用吗?”




   一瞬间少天的表情变得很有趣,他把录音笔放在手上转着




   “宝贝,其实我从来都没有怀疑过你凭你的才智,即使只通过我跟你表哥的对话你也能判断出个大概的,但是今天我的确已经中了你表哥的圈套,而你也的确帮了我。”




   他在帮字上面可以加重,然后少天笑了笑




  “宝贝你说啊,如果你那个争强好胜的表哥在未来的某一天,听到这段对话知道是他最疼爱的弟弟,帮着别人一起拆穿了他设置的圈套你说他会是什么表情?”




   “这不是重点,那你拿枪玩的又是哪一出?”




    这个时候少天的表情变得认真了起来




   “我就是希望王杰希知道,你喻文州不是他那边的人,即使被枪指着头你也厌恶跟警察沾边,即使命悬一线,你喻文州也是站在我……”




   “这里的”三个字,少天并没有说出口,因为他不喜欢喻文州仔细盯着他,然后眉眼渐次染上笑意的模样,有种被直接看穿的感觉。喻文州站起了身,没有就刚才的话题继续


 


   “我要去城南现场拆迁的事,惊动媒体对公司很不好所以我需要即时处理。”




        少天把录音笔跟手枪装好




       “我跟你一起去吧。”




      喻文州停下了步子,然后回头看着黄少天




     “我劝你还是想想怎么解决你那边的事情吧,你当王杰希那么好摆平吗?你们的事情其实单听你们对话我也只是一知半解,可是王杰希让我晚上去Lose Demon喝酒,如果没有好戏看的话难道他会让我去乱糟糟的现场?我想除了看你这个所谓的生死之交现形就没有比这个更好的理由解释为什么他今天一定要我去Lose Demon了的理由了吧。他现在已经开始怀疑你了,即使这次事件你解决了你们斗技的日子也还长着呢。”




       说完了后就走出了房间。留下黄少天自己对着那枚小小的录音笔出了神。




       先是淡淡的微笑然后少天的嘴角一点点平复,最后眉头锁了起来。举起录音笔,少天的表情忽然变得有些嘲笑,轻声呢喃自语




       “黄少天,你什么时候变得这样幼稚需要用这种东西来证明,来确信了……”




        从口袋里拿出了Givenchy打火机弄亮了火苗后把那只小小的录音笔放在了火苗上,虽然是钢琴烤漆的东西,但是遇到火还是渐渐发黑了,随手把火机跟烧焦了的录音笔一起扔进垃圾桶里少天的脸上也露出令人捉摸不透的表情。




        午夜,Lose Demon。




      “都不要怕不要惊慌!请大家配合到墙边站好,警察例行公事临检!”




       张佳乐的声音很洪亮,Lose Demon极少有这样大亮的时候,所有的照明灯都被打开了有些狼藉的舞池跟桌面就立刻亮了起来。很多人面对警察的检查都很是不屑跟抵触。一瞬间五颜六色的酒吧就变成了黄白灯光照耀下的白昼,一个没有白日的喧嚣却依旧聒噪。




       整个场子只有贵宾包间里沉稳的坐着三个人,桌上的白兰地勾兑得刚刚好,徐景熙倒了一杯,跟黄少天讲究情调的碰了碰杯子,然后喻文州也不参与,只是自己仰首喝下了酒。




       王杰希看到他们三个后微笑了一下




      “文州,小可爱~”




      少天举起了杯,在有些炫目的灯光下淡定得漂亮




     “王大警官真是神气呢,怎么样搜到什么了没啊?”




     “这帮臭小子没吃晚饭手脚不快还没搜到什么呢,一旦真查出什么小可爱你可别忘了我们电话里说的需要作证的时候,可不要执拗了啊。”




     “当然不会了,不就是在警局说几句实话嘛,不光是我Lose Demon里所有员工都会的。”




      王杰希笑笑没有接话,其实,聪明如他,在进来Lose Demon的一瞬间,就觉得有些不对劲至少跟自己想象的不一样,因为他没看到有可疑贩毒的迹象,如果蓝雨想借这个机会除掉微草堂,至少应该做得明显点,现在就看张佳乐他们搜索的情况了王杰希的心,忽然变得有些烦躁,然后看了一旁的喻文州一眼正巧喻文州也在抬头看他




     “王杰希,尽快收工等你喝酒呢,今天的酒你请,别忘了啊。”




     “当然。”




      张佳乐把Lose Demon包房的门挨个的打开检查,虽然也查获了几个贩毒的小子,不过身上毒品数量都不是很大,如果真像老大说的蓝雨听到风声的话,他们应该会给Lose Demon的毒品清场,或者就会扩大微草堂贩毒证据啊,怎么会就这么小小的一点收获呢?!难道推测错误了?!




      想思考间,他推开了最后一间包房的门,张佳乐先是一愣,面前的一对男女正在拥吻样子似乎吻得激烈,那女人很是享受,男的反倒是没表现出多大的热情,张佳乐有一些尴尬的敲了敲一旁的门




     “喂!警察临检!”




     拥吻的人就停了下来那女人看了张佳乐一眼,似乎很生气的样子




    “警官!你们不是扫(du)是来扫(huang)啊?!我跟我亲爱的接吻犯法啊?!”




     然后张佳乐看到那个男人慢慢的转头过来,还有些凌乱的发丝和微润的嘴唇,一双好看的眼睛。那人微微一笑声音有低沉的性感


 


     “小警官,我记得Lose Demon里,好像不禁止谈恋爱啊?”




      上扬的声调和玩味的眼神,然后他整理了自己的衣领后举起自己的双手




     “是要搜身吧?我配合啊?”




      张佳乐被他意外配合的态度弄得有些发怔,但是很快回神然后指挥别人带那女的去女警那里检查,自己走到那人的面前刚想开口,却被那人抢了先




     “之前Lose Demon也有警察检查过怎么没见过你啊,叫什么名字。”




     “哦,之前那种检查哪用得着我们重案组,我是张……”




      似乎想到了什么,张佳乐抬起头后语气忽然凌厉




     “喂!我是警察现在我问你,我干嘛要跟你说我是谁啊!我问你才对!”




     “好啊,你想问什么我都告诉你啊。”




     “名字!”




     孙哲平还来得及没回答,就被人打断




    “喂孙哲平,刚才的白兰地喝光啦,你快点重新来兑一瓶啦。”




     黄少天走到了门口,就看到张佳乐似乎在检查孙哲平的样子,靠着门忽然一笑




   “这位警官先生,我劝你不要跟他说话三句以上,我以过往人的经验告诉你远离这种人为妙。”




    张佳乐皱起自己好看的眉头似乎觉得有可疑的样子看着孙哲平,他认真的模样让孙哲平有些忍俊不禁觉得他特别的可爱?然后门口突然又传来了王杰希的声音




   “乐乐你不用查他了,你以前没来过这里喝酒他是这里的调酒师,没问题的。”




     张佳乐见是王杰希,忽然松了口气然后嘴角一撇




    “走吧你!”




    孙哲平笑了,走过张佳乐身边的时候,停了一下




   “乐乐?可爱的名字?我记住了。”




    说完就要跟黄少天一起走,然后张佳乐忽然转身过来,语气很严肃的说




   “等下那个调酒的,你给我站住!”




     孙哲平跟黄少天同时停下了,然后看到张佳乐的表情很认真的说道




    “虽然我不是扫黄组的,但是我还是要告诫你一声在这种地方可以谈恋爱,但是不可以乱来否则恋爱变一夜qing,一夜qing然后在变有偿服务的例子还是很多的,不要以为自己眨眨眼睛动动眉毛无数女人就都自动送上门了,诱奸跟mi奸一样有罪的!”




     孙哲平惊讶的看着眼前这个不知名的小警察严肃认真的说着这些,少天也被这幅说辞听得一愣一楞的,终于在最后一句话的时候没憋住哈哈的大笑起来。




     周围人在听到张佳乐的话后有些人看着孙哲平开始窃窃私语,然后孙哲平低下头无奈的笑了出来再抬头,对上张佳乐有些轻视的目光用手指了指张佳乐,然后点了点自己的胸口。




     乐乐是吧?记住你了。




     绝对。